时尚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奢华 >

跻身社会拥有巨额财富的女继承人如今身穿奢侈品夜宿街头…

时间:2018-08-22 18:37:52   未知  

在一切都愈发透明的21世纪,互联网和社交似乎让名利场显得更触手可及,加倍的放大和让无数向往着上流社会生活的年轻男女。

对于出生于小城的Anna Delvey而言,这个门槛显然太高。她决定伪装名媛的假身份,开始她进入纽约上流社会的旅程。《纽约》的特稿记者Jessica Pressler在《Anna Delvey如何了整个纽约》一文中揭露了她的伪装人生,Netflix已经计划将其改编成电视剧。

这是一个带着浓重欧洲口音的红发女孩,她总穿当季最新款的时装,只住云集的奢华酒店,并且对所有的服务人员出手大方。

人们开始传言,听说她来自的一个大家族,名下有一份价值不菲的信托基金,还曾经在欧洲著名时尚Purple拥有一段出色的工作经历。在Anna经人引荐参加了几次之后,整个曼哈顿的上流社会对这个带Céline眼镜的女孩渐渐熟悉了起来,他们很自然的就接受了这位“豪富之女”,把她划进了属于他们的圈子里,并且邀请她参加自己的派对。

很快,这个来自欧洲的“富家千金”开始频繁出入各种社交场合,在社交软件上晒出和各名人的亲密合影,朋友圈遍布曼哈顿最有名的人群—各大公司的CEO们、艺术家、知名运动员和娱乐明星。

Anna此前在巴黎的经历帮了她不少,作为Purple的前实习生,她和这本的主编Olivier Zahm有着密切的往来,后者是她界各地的社交派对上崭露头角的领人之一。

一位曾在巴黎时装周与Anna有过往来的市场主管对她印象深刻,在他的记忆里,这个姑娘豪爽大方,看起来浑身都充满了优渥的家庭所带来的贵气和自信,他这样评价道:

“她参加的都是最棒的,并且很容易和人们打成一片。谁会不喜欢拥有大量财富,却非常爽朗迷人的姑娘呢?”

Anna的旧识,一位担任科技公司CEO的百万富翁依稀记得她的艺术馆梦想,“我从前在欧洲的时候,在一次派对上遇到过她。那时候她还和她的男友在一起,他们都很精致,并且十分善于包装自己的想法。我记得他们总像一个团队一样一起露面,Anna的男朋友喜欢谈起自己即将开发的app,而她自己则会跟他人提起自己开艺术俱乐部的想法。我记得她说,她过了25岁生日拿到信托基金之日就是她梦想实现之时。我们都觉得他们能轻松地实现梦想,至少比轻松太多,毕竟她的家族在拥有巨额的财富。”

然而事实上,Anna男友的app并没有真正落地,在他项目失败搬去阿联酋之后,Anna孤身一人前往纽约,决心在曼哈顿实现她的艺术梦想。而就如你看到的一样,曼哈顿很欢迎Anna。

她在这里,不停的结识艺术家和策展人,和他们打好关系成为朋友,同时走遍纽约为自己的艺术俱乐部选址。在经历了长时间的精挑细选之后,Anna把目光转向了寸土寸金的上城区,一栋占据四万五千平方英尺的六层建筑成为了她最后的选择,这座建筑处于公寓大街和第二十二大道的角落,原本是一拥有悠久历史的古,一直是这个街区的标志性建筑。建筑由知名地产商Aby Rosen所有,他也是Anna现在所住的霍华德11号酒店的实际所有人。

在Anna和Rosen的代理公司取得联系,并自己有意买下这栋建筑之后,上城区的富人们,也是Anna的朋友们,都在等待这位炙手可热的“富家女”筹备许久的艺术中心瓜熟蒂落的一天。

Neff其实一开始就觉得Anna有些不同寻常了。虽说看起来拥有大量财富,出手大方,愿意为身外之物一掷千金,但Anna身上缺少从小养尊处优的上流社会人士应有的教养和礼仪。“谢谢”和“请”这样的谦词从未出现在她的字典中,和普通的富人比,她说话甚至有些粗俗和带有阶级歧视色彩。

但不管她身边的人对Anna作何看法,Anna的豪爽和让Neff觉得这一切都是可以被原谅的,她只是把她当作富豪阶级里的特殊。无论如何,Anna首先是富有的。

但艺术中心却让Anna一直维持的富有变成了一种岌岌可危的。Neff开始发现,Anna并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撑起她的计划:比起自己出资,她其实一直在马不停蹄的寻找私人投资以购买那栋价值不菲的古建筑。

一开始,的确有人愿意为她背书,并为她联系有名的资产管理人完成贷款申请。Anna声称自己的资产来自银行,并由家族的财务经理掌管,但却无法在时间内拿出拥有足够可信度的资产证明,银行最终驳回了她的贷款请求,而此前她所可以依仗的信托基金也成为了一纸空文。

之后发生的一件事加剧了Neff对Anna的怀疑,她发现除了拿不出大额资金之外,连支撑日常用度都成了问题。

那是一次很平常的用餐,Anna邀请Neff前往她所选定的soho区知名饭店用餐,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她们甚至还去了附近的时装店逛了逛。

但在这次用餐结束后,Anna准备买单的信用卡忽然失效了,她随即有些慌张的拿出了一张列有大串数字的清单交给服务生,对方尽职的一个号码接一个号码的在POS机上尝试,Neff注意到他按了12次。

“非常抱歉,小姐,这些卡都使用无效”,服务生用冰冷的口气向她们传达了。他的话音刚落,她马上用焦急的目光看向了坐在对面的Neff。Neff 立马明白了,这笔300美元的帐单,一定要算在自己头上了。

虽然Anna表现出的一切反应都像是了一场意外,但Neff总觉得Anna对此其实已经早有准备。

同样的也发生在木木美术馆的联合创始人黄勖夫身上。在结识Anna后,后者向他发出了一同前往威尼斯的邀约。但以后,Anna以自己的信用卡使用不便为由委托他预订机票和酒店,黄欣然接受了Anna的请求,并按照对方的选择支付了高昂的酒店费用和头等舱的机票,但旅行结束后Anna却对费用闭口不谈,甚至像是这件事从未发生过一样。

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但因为Anna的头衔和一直以来所表现出来的富有让所有人都只把这些未支付的帐单当作是有钱人的粗心大意。就像Anna的另一位朋友所说,

真正让纽约的富人们意识到他们被狠狠地耍了的,是之后《纽约邮报》发布的一则新闻:追逐者身陷,拖欠酒店账单被指盗窃。

Neff则比大多数人都更早知道Anna的骗子身份,在那次晚餐之后,她收到酒店的邮件,得知Anna已经拖欠了累计三万美元的房费。

霍华德11号酒店告诉Neff,他们一直无法获取Anna的信用卡信息。由于Anna所欲购买的建筑和这家酒店同属一家老板,以及她非同寻常的入住长度,酒店接受她用银行转账付款。但在入住的一个半月之后,霍华德11号酒店仍旧未收到来自Anna的汇款,而她所欠房费还在像滚雪球一样增加。

由于Rosen的事务所已经开始催促建筑的定金,忙于申请贷款的Anna似乎无暇顾及酒店的。但更让Neff有所怀疑的是,Anna其实无力拖欠酒店的房费,所以一直对酒店的采取冷处理的态度。在霍华德11号酒店多次报警之后,酒店终于收到了一笔来自花旗银行的汇款。

但这一切只是开始,事实上Anna的资产问题仍旧存在并且愈演愈烈。在这段不愉快的经历之后,她搬出了这家酒店,并接连搬进两家同等价格的高级酒店,但它们并没有给已经陷入财政危机的Anna太多机会。

所有支撑Anna成为名媛和社交宠儿的资本仿佛一夜之间消失了,她穿着奢侈品外套却街头,甚至只能给健身教练打电话乞求留宿。最糟糕的是,Anna后来居住的比克曼酒店和W酒店都对她提出了盗窃的。在另一家Anna付不起餐费的餐馆里,她对说:“给我五分钟,马上会有朋友来付账。“

没有人来给这位昔日的社交付账。从一定意义上来讲,失去了支撑的已经了在名利场存在的最大价值。她了一切。

而Anna真正身份的,成为了又一次纽约社交界的“”:这个巨富之女,事实上,只是个普通的小镇女孩。

原名为Anna Sorokin的她是俄罗斯裔,幼时和父母一起移民,大学前一直生活在的一个小镇里,父亲也不像她所说的掌管着庞大的家族企业,只是一个开着普通制造公司的小老板而已。他们并不知道Anna这些年来所做的一切,只当她在追逐自己的艺术梦想,他们甚至在Anna毕业很久之后还在为她提供租金和住宿费。

但微薄的资金支持显然并不能填补Anna巨大的,在从圣马丁毕业后,她获得了令人艳羡的 Purple实习机会。正是这份工作改变了她的生活,在目睹了五光十色的都市生活和社交场合之后,她决心不惜一切进入上流社会。

于是一切都开始了:在对外虚假彰显自己的身份和财产状况的背后,Anna事实上以这些虚构的家族和财产经理之名向银行申请贷款,并周转于不同银行之间,用以贷养贷的方式维持自己奢侈的生活。

Anna的酒店账单仅仅是她来到纽约之后进行的所有欺诈活动中的第一个漏洞。在2016年11月到达纽约之后,她向城市银行提交了一份净资产为6000万欧元的文件,申请2200万美元的贷款。接下来的一个月,她又向Fortress提交了相同的文件,试图获得2500万至3500万美元的贷款。

而在Fortress要求她支付10万美元进行财产调查之后,她了City National银行的一位代表向她提供了10万美元的信贷额度,她将这笔信款连接到了Fortress。但由于Fortress准备派代表亲赴检查她的资产,她中途撤回了这笔交易,将剩余的55,000美元转到了花旗银行帐户,用于包含各种奢侈品购买在内的个人开支。

除了贷款和朋友,为了解决日常开销,Anna还利用空头支票的最低额度提取现金,包括之前支付霍华德11号酒店的欠款。

打碎平衡的是她关于艺术中心的梦想:选址建筑的高昂价格,让Anna无法继续周旋于各种银行之间,维持自己的贷款平衡,加上对她此前贷款能力的质疑,她所有的大额贷款请求都被银行驳回。

曼哈顿的人群仍旧熙熙攘攘,摩天大楼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炫目的光,依旧是支配这里的与通行证,只不过拥有它的人换了一轮又一轮。社交圈继续正常运转,富贵与繁华游离在各个剧院和画廊之间,各种属于新兴艺术家的展览也正如火如荼的开幕,这些Anna曾经最向往的地方,再没有她的容身之所。

根据,Anna面临六项重大盗窃罪和未遂盗窃罪的,由于无人,这个昔日的社交名人将在位于纽约的里找到属于她的归宿。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本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有效核实并作出相应处理。
精品阅读
时尚快报
热门阅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2-2017 sszixun.cn. 时尚资讯 版权所有